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高校教师职称评审量化魔咒艰难突围:评价标准应该向谁


发布日期:2020-08-15 19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等待了21年后,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理学院副教授宋世德终于可以将自己职称中的“副”字去掉了??凭借自己主编的一本国家级规划教材,他由副教授被直聘为教授。

宋世德的经历,得益于西农近年来一直持续推行的职称评价机制改革。而如果我们将视角放大,会发现这样的改革在国内很多高校乃至于国家层面都在推行。事实上,就在宋世德被评为教授不到一个月之后,7月24日,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教育部就起草下发了一份《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。

这让宋世德的经历有了一份额外的典型意义。

“我们退休了,该怎么办”

7月初,当宋世德得知自己被评为教授后,除了喜悦,心中更多的是五味杂陈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宋世德刚从陕西某研究所调入原西北农业大学基础课部任教,并很快参加了一项当时国家教委的课题,负责其中数学实验部分的教学研究与教材编写工作。这项工作花费了宋世德多年的时间。其间,他所在的研究所与其他单位合并,组成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。在教材完成后,他的这本书与其他4本教材,一起作为国家“面向21世纪教材”出版。

此后,教材多次改版,并在2007年成功申报为国家级规划教材。此时,已经拥有副教授头衔的他没有想到,13年后,自己还能凭借这样一本早已经出版多年的教材,晋升为教授。

至于为何要等这么久,宋世德并不讳言,“此前的职称评审对科研的要求更多一些,但科研方面是我的一个短板”。

宋世德并不是不想做科研,只是他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??因为他是教数学的。

“相对于其他学科,作为基础学科的数学,其教学任务实在是太重了。”在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时,宋世德告诉记者,自己从教的30年间,每年仅计划学时量就超过了320个学时。而在他的同事中,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。相较之下,一些以科研为主的教师,每年的课时量仅有几十个学时。

社会文化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热透新闻  |   法律在线  |   体育新闻  |   军事新闻  |   大咖名流  |   女性生活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旅游新闻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